实话说,今年悬疑剧出了不少。

但是值得推敲,想起来就让人头皮发麻的,还真没有多少。

幸运的是,到了年末,还有机会看见这部《拆案》。

不过度渲染,但还是想谈谈,为什么?



01

探案,也是要有资格的

上海租界,有一个华人巡捕房。

新上任的顾远探长,带着爱和他斗嘴的黑道太子副探长康一臣、留洋归来的法医车素薇、豪门千金记者曹青萝等人。

为黑白两界合作却又彼此牵制的法租界,探案寻求真相,

黑白两界、政商均在。

“有权有钱、黑白两道都有背景”。

这样的组合,在混乱的法租界,才拥有查清一切案件真相的可能。

导演将这样的时代背景与人物组合做了一个牢固的支撑。

02

探案,逃不开人性本身

剧集一开始,将目光集中在了发生了“西洋鬼杀人”事件的白府。

一开场。

西洋万圣节的装扮、配上悬疑铺满的音乐,镜头随着小孩的步伐,缓缓拉到害人的场景之中。

被杀害的,是白府的仆人。

可白府上下三缄其口,就连巡捕房,都是从报纸上知道的“小道消息”。

顾探长试图上门查探,却被白府主人百般推诿,只得暗中探查。

这边刚从白府大小姐处打听消息,那边,白府却再次出现下人死亡。

是谁?

在明知巡捕房介入的状况下接二连三地杀人?

又是什么?能制造出心脏骤停的效果?

案件看似进入混乱,可实际,凶手早已准备背水一战。

白府少爷被抓,白府老爷重病入院,六神无主的白府女主人姨太,终于道出了一段陈年往事。

原来,白府大小姐,本是个男人。

多年以前,为了防止白大少爷和自己的儿子争夺家产,姨太设计让江湖术,以“白大少爷的男儿之身会让白家产业毁于一旦”的说法,迷惑封鬼神的白老爷,

从此,年幼的白大少爷,不得不隐藏自己的性别,成了大小姐。

可是,什么是退让?

是退无可退。

想要平静度日,却总被“功利”打扰。

被迫养在深闺的白大小姐,爱上了自己随身侍奉的仆人暖春。

暖春,还怀了孕。

白大少爷,想带暖春走。

离开这个充满着阴谋和铜臭味的家。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白府老爷知道了暖春怀了身孕,突然想起来自己多年前做下的孽。

想要弥补。

这一切,又怎么能逃脱姨太的眼睛?

她背后出手,重伤了没有防备的白老爷。

更是心狠手辣,派出随身下人,将暖春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置于死地。

本想风平浪静的白大公子,就此,再也无法忍气吞声。

20来年的隐忍,教会他退让。

同时,也教会了他“扮猪吃老虎”。

如果说,白大少爷最后的选择,是因为“爱”。

那造成这一切悲剧的,又何尝不是假以“爱之名”?

为了维持白家基业的白老爷、为了儿子谋划的白府姨奶,还有为了“爱”宁愿私奔离家的白大少爷。

可隐藏在风水命理之外的,除了爱,还有无尽的欲望。

锦衣玉食的大户人家,为了保全自己的“家产”,连自己亲生儿子的性别都可以不顾。

看似为孩子谋求未来的姨娘,为了“孩子”,三番四次地视人命为草芥。

因为挚爱深死的白大少爷,为了“复仇”,策划了一场又一场的西洋鬼杀人案件。

一切的源头,是爱。

却也是无尽的欲望。

是人性本身。

导演将人物角色深处声音通过剧情展现出来。



03

探案,更要思考

当然,这部剧的精彩。

不仅于此。

水猴子杀人案背后,是贩卖人口的反思。

连环杀人案件背后,是对假以保护为名的伤害、早已淹没在时间洪流中旧案的回溯。

“僵尸格格”案件,是关于爱与利用、非法人体试验的讨论。

看似惊悚的故事,其后留给观众、也留给剧情本身的,

却是关于人、关于爱、关于人性本身的思考。

它让每一个剧中人,带着创伤自我救赎。

但,也在不同的选择中,迎来不同的结局。

这部《拆案》毫无瑕疵?

不一定。

但,他有“大招”。

或者说,它从来不避讳被讨论。

就拿连环钟表杀人案这一个故事来说。

隐姓埋名多年的弟弟,要为自己被奸杀的姐姐报仇。

亲生姐姐在年幼的自己眼前被奸杀,家产全部被盗还要隐姓埋名,他恨吗?

恨。

复仇,是他唯一,且毕生的选择。

可力量弱小,恨意再深入骨髓,他也只能选择隐忍。

多年的隐藏,不是为了苟且偷生。

而是为了,那个始终没有到来的,姐姐的公道。

这个公道,别人给不了,他选择,自己来。

复仇,这个看似老套的话题。

却是《拆案》这座巨型异世界中,不断重复出现的两难选择。

身在局中,谁又能完全置身事外。

为了报仇潜身多年的弟弟,最终还是保护了明明是杀姐帮凶,却最深爱自己的女人。

这个世界上,或许从来没有纯粹的坏人。

他们不像电视电影里的反派毫无底线,也不像主角光芒万丈。

只是,一次又一次,不断地在生活之中被迫选择。

小人物的生死,血腥、真实地可怕,却又在每个人的取舍之间。

或许,拆案,正是一面镜子。

它照出了剧集里的真实。

也映射了我们,最赤裸的样子。

寂静的沉思,没有华丽的下饭拍档。这个导演杨东亮在让我们细品每一丝线索。


点赞(0)
立即
投稿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